去年今天,周迅发布了一张翻唱专辑《1227》,这是她送给大家的一份礼物,不带有任何强烈目的性,就像她随性地用发行日期来为这张迷你专辑命名,然而蕴含其中的音乐质感和人性情感,却是一如既往用心,甚至越发浓烈、淡然、迷人。尽管这张专辑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但是每每听到时依然觉得温暖和感动。

其实周迅不是一个高产的歌手,但她的歌声里能让人听见真实生命体验和梦幻戏剧角色交织出的一种缤纷,无比单纯的缤纷——她的喜怒哀乐,在合适作品里散发出强大的共情与共鸣,让人在聆听时得到发自内心的触动,而曾经备受争议的沙哑嗓音反而是一种恰到好处的升华,让她的甜美、妩媚、脆弱、疯狂、平实、沧桑……有属于周迅标志性的,最真实的样子。

▲戳封面试听周迅《1227》全辑


这张《1227》选曲看起来随性、意外又合情合理——老狼2002年的《虎口脱险》被周迅喜爱是情理之中,黄莺莺1995年的《春光》,欧阳菲菲1980年的《逝去的爱》,作为一代又一代文艺青年心头好,也是可以想象的选择,周璇1937年的《天涯歌女》,李香兰1944年的《夜来香》,邓丽君1972年的《南海姑娘》,三首时代金曲也被周迅重新诠释。
在这首《天涯歌女》中,周迅以沙哑的真声直接进唱,搭配黑胶老唱机效果,跟绝大多数人印象中这首歌该有的样子截然不同,她始终用不动声色的情绪唱着那些郎情妾意、情意绵绵的词句,直到40秒电流涌动的停顿后,平静中出现了暗涌波澜,继而从1分30秒“人生呀,谁不惜呀惜青春”,再到2分04秒笛声响起,搭配键盘、吉他、电声渐次交错,我们终于发现,这是“天涯歌女”的回忆录——经历过悲欢离合,再回忆当年小儿女情态时,她从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微笑。

就像当年以为会一片阳光明媚,进入后却发现情绪复杂得阴郁而迷人的《夏天》那样,《天涯歌女》奠定了整张《1227》的专辑基调,即:不一成不变重复,不为了颠覆而颠覆,周迅完全是按照自己的理解,毫无负担唱着这些她喜欢的歌,黄少锋和曾宇组成的火星电台,负责让这些歌不必和原版产生任何有关或者无关的刻意联系,只要让这些歌实实在在地成为周迅的歌。

《虎口脱险》在复古而迷幻电子氛围里,将原本民谣式伤感的风花雪月,变成了洒脱的云淡风轻,周迅的演唱让故事里“你”和“我”的情感支配关系,发生暧昧而决绝的颠倒,让人产生有趣的全新思考。
《南海姑娘》的笛声渲染出New-Age式世界音乐美感,搭配淡淡爵士节奏,周迅的声音变成乐器一部分,听起来飘渺而遥远,像在晚风习习的沙滩边走边唱,副歌和声编排十分出彩,和周迅的演唱搭配,让“南海姑娘”从单独个体变成群体象征,寓意少女时代单纯而隐秘的心事,就像一个美得不真实的童话故事,正在夕阳落下,月亮升起,繁星闪烁的夜晚,悄然发生着。
在这首《春光》中,气氛渐渐变得躁动而性感,“曾经给爱给得如痴如狂,换得来如梦魇一场” ,周迅沧桑而单纯的演唱,搭配刘芳暧昧而天真的和声,形成类似二重唱的化学效果,呼应窗内窗外的人儿们在爱情里痛并快乐着的心事。

周迅在《逝去的爱》中用近乎在耳边呢喃语气,缓缓唱出“love is over”过程,初听似乎是一种完全解脱了的释然,越听下去,越发现那份纵然情已逝,依然“此恨绵绵无绝期”的不舍,最后轻柔到近乎在唇齿间摩擦的那声“over”,更是缠绵。
这首《夜来香》是结束曲,也是意想不到的高潮,作为第一首歌《天涯歌女》的呼应与升华,《夜来香》里的周迅,终于变成挣脱一切束缚,在暗香弥漫夜晚里闪亮登场的绝世名伶,流动的钢琴,旖旎的小号和萨克斯,她恣意歌唱着内心大片绚烂花朵,无论四季交替,风雨交织,都有傲然绽放的美丽。


当之无愧是“天才演员”的周迅,和火星电台的合作始终有着浑然天成的默契,在音乐里始终高质量地呈现特立独行的魅力,所以,在《1227》这张专辑里,周迅的翻唱,是“致敬”抑或“超越”,其实都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这些对她来说很重要的歌,每一首都被她唱出了属于自己的那种特别。

从《夏天》、《偶遇》到《1227》,作为歌手的周迅实在是华语乐坛里难得的瑰宝,不仅是所谓“演而优则唱”里的佼佼者,她本身的演绎方式早就打破了演员与歌手、专业与非专业之间的界限,她用对音乐的敏锐感悟,传递丰富的情感张力,搭配具备辨识度的声线与咬字,成就了“歌手周迅”独特的听觉体验——不符合常规定义中那种“完美”,却有着真实灵动,无可取代的美。


文|@流水纪(ID:liushuiji1987)
编辑|小猴子


上一篇: 雪之丘冰淇淋官网是多少?
下一篇: 最显腿长的组合,非短外套+长靴莫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