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时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煤飞色舞”之下郑州煤电(600121.SH)在这个冬天成为股市闪亮明星。

12月2日,郑州煤电再次涨停,9天录得8个涨停板,全日成交额7.29亿元,换手率13.72%。自11月20日至12月3日,郑州煤电9个交易日中股票价格最高 4.51 元,最低2.29元,涨跌幅92.74%,换手率101.49%。



面对爆炒,连亏5个季度再度面临ST的郑州煤电于12月2日晚间发布近期股票交易风险的提示性公告称,“近期,公司股票出现了较大幅度波动,自11月20日起至12月2日,公司股票价格最高4.51元,最低2.29 元,涨跌幅 92.74%,换手率 101.49%, 12月2日,公司股票收盘市盈率(滚动)为-4.3460倍、市净率2.2486倍。由于公司前三季度亏损,市盈率不具有可比性,市净率处于同行业较高水平,特别提醒投资者注意二级市场交易风险。”

有资深煤炭行业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郑州煤电纯粹就是游资炒作,缺乏基本面支撑。


游资爆炒


尽管郑州煤电分别于11月24日晚间、12月1日晚间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但这并没有劝退疯狂的游资和机构。


11月以来,郑州煤电多次现身龙虎榜,12月1日,郑州煤电再登上龙虎榜,列买入前3名分别为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台州市府大道证券营业部、中国银河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都益州大道证券营业部分;卖出最多的则是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南通工农路证券营业部。国盛证券宁波桑田路证券营业部在买入与卖出中均现身。

有市场人士告诉记者,郑州煤电总市值小,便于炒作。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背景下,从趋势上看,对煤炭市场并不是利好,但短期内,中国经济在全球疫情下仍快速复苏,煤炭与能源工业、化工行业相连,电力需求与煤化工需求增长,因此对煤炭市场形成促进作用,进而煤企在资本市场上的股票表现良好。

顺周期下煤炭开采加工板块集体走强,12月2日,安源煤业(600397)股价大涨9.91%;云煤能源(600792)股价上涨6.59%,大有能源(600403)股价上涨4.02%;大同煤业股价上涨2.65%,与郑州煤电不同的是,云煤能源、大有能源净利润均为正,大同煤业三季报的净利润更是上涨12.68%至7.63亿元。

“郑州煤电持续亏损情况下,股票大涨并不正常,持续亏损就说明郑州煤电资源与市场匹配之间有问题,并不是所有煤电企业、煤炭企业均亏损。”韩晓平还表示。

尽管郑州煤电的股价仍在疯,但也有股民落袋为安,清仓走人。“大A真是奇葩,业绩越是差的越是大涨,9天8板让散户疯狂,这那是投资?分明是在赌博,尾盘烂板,吃了两个板清仓走了。”有名为“小强操盘”的股民在股吧中表示。


连亏5个季度


一边是股票的红火,另一边则是业绩的荒凉,从2019年3季度开始,郑州煤电已经连亏5个季度。



郑州煤电主营业务为煤炭开采与销售,兼营煤炭相关物资和设备的采购与销售等贸易业务。所属6对矿井主要分布在郑州矿区所辖的新郑市、新密市和登封市;煤炭品种主要为无烟 煤、贫煤和贫瘦煤,是优质的工业动力煤,主要用于发电、冶金和民用;盈利模式主要通过原煤生产和销售。

今年前三季度郑州煤电净利润亏损4.07亿元,同比暴跌609.9%;扣非净利润亏损4.39亿元,同比下跌442.61%,流动负债共计100.45亿元。郑州煤电将业绩下滑归因为疫情及煤质下降影响。

从披露的第三季度主要业务数据看,郑州煤电产销量具有提升,成本下降的基础上,煤炭收入却下滑14.7%至6.71亿元。“主要经济指标受市场和生产接替过渡影响,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三季度公司商品煤综合发热量4341千卡/千克,较去年同期下降207千卡/千克,降幅5%;售价323.64元/吨,同比下降85.91元/吨,降幅21%。”郑州煤电对外解释。

从行业来看,12月2日,据中国煤炭工业协会统计与信息部统计,2020年1月至10月,协会直报大型煤炭企业营业收入(含非煤)为30003.9亿元,同比下降0.1%;利润总额(含非煤)为1085.2亿元,同比下降22.1%。

在2019年已经亏损的郑州煤电,如果在四季度净利润没有大幅提升,将被再次披星。

“公司销售形势与行业整体趋势一致。10月份以来,公司用户整体采购积极性维持平稳。从近期沟通情况看,目前大部分用户库存均比前期已经有了较大幅度提高,在没有恶劣天气影响的情况下,后期采购将趋于平稳。后期,预计煤炭市场供需整体维持相对平衡局面,煤炭价格将以稳为主、偶有小幅波动。”郑州煤电还在12月2日公告中表示。

郑州煤电还表示,“四季度以来,我国宏观经济走势向好,煤炭下游电力、钢铁、化工等行业发展势头良好,煤炭消费自11月起进入传统的季节性高峰期。另外年末环保及安全监管力度进一步收紧,政策面对部分地区煤 炭供应能力有所限制,叠加‘拉尼娜’现象导致冷冬的预期影响下,各品种煤炭供需均呈现旺季特征。后期,预计煤炭市场供需整体维持相对平衡局面,煤炭价格将以稳为主、偶有小幅波动。”

早在2015年和2016年,郑州煤电因分别亏损5.44亿元、6.28亿元而披星戴帽。直到2017年,受益于煤炭去产能系列政策,煤炭市场供求关系趋稳,煤价理性回归,郑州煤电扭亏为盈,实现营收29.1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4.0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由于国家煤炭产业政策的影响,控股股东郑煤集团仍保留的煤炭主业资产短期内难以达到整体上市条件,郑煤集团决定修改避免同业竞争的方案,延后完成承诺的最后期限。郑州集团目前在产4座矿井,产量大致在300万吨左右。

有分析师分析,若郑州集团履行承诺,上述煤矿整体注入上市公司,郑州煤电的成长性预计将进一步打开。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致电郑州煤电证券部,对方表示如有重大事项公司将第一时间披露,一切以公告为准。

截至12月3日中午收盘,郑州煤炭股价仍大涨7.98%,收于4.87元/股。


上一篇: 再度封城!国内4地疫情突发,停运、停课!新增病例感染来源查明!这个细节千万要注意!!!!
下一篇: 郑爽爆雷后,我们暗访了代孕机构,得知了十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