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 / Paul Cupido

点击看组图,关注“美好画片碎碎念”




配乐/孙彬彬,古琴白无瑕,屠化冰-和·鸣

音频制作人 / 袁方正

往期音频请至喜马拉雅收听




上李邕


大鹏一日同风起,抟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见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作者/ [唐朝]李白











二十世纪有位马背诗人写道:“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彼时他壮志已酬,一个崭新的世界冉冉升起,自然发出无限豪兴。


年轻的李白又何尝不想如此呢?上可直飞九万里,下可簸却沧溟水。纵情施展的感觉,实在太好!然而,有所不同的是,李白却更多了一层宛转——风起,则直飞九天;风歇,则暂入沧溟。与其说,这是一种审时度势,倒不如说这是种无可奈何的悲哀。


无风,则大鹏难飞;不遇,则怀才无用。李白怀着一腔热情与一身本事,一直在寻找着风,而风在哪儿呢?它就像一个狡猾的秘密,看得到,找不着,就是勉强找到了,也抓不住。


李白向名士李邕大声疾呼:“丈夫未可轻年少!”这是抱怨,是劝诫,还是愤怒呢?其真正的心态我们无从知晓,不过,恐怕你我都有过“见余大言皆冷笑”的辛酸经历,所以都乐意见到李白替我们发出这样一声痛快的呐喊。


就是要一个痛快。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李白。不仅要这样大声疾呼,还要有一天快意地写下:“当时笑我微贱者,却来请谒为交欢。”然后再痛快地喊着:“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荐诗/陈可抒

诗人、诗评人
评注出版《海子抒情诗全集(评注典藏版)》




猜 你爱 读


诗歌|我想要个这样的总统


摄影|我们曾如此生活


绘画|没有人能够比我们更接近对方




第2804夜
本期主理人 / 流马
诗作及本平台作品均受著作权法保护
投稿请联系 bedtimepoem@qq.com
广告&商务微信:601694740 (注明商务合作)


上一篇: AI李佳琦
下一篇: 下一个石原里美,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