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颁布实施6周年纪念日,国家安全机关披露了一起与境外间谍机关勾结、从事非法“组党结社”活动的案件。



他萌生了“组党建国”的想法


2012年,张某因竞争上岗失败,对单位心生不满,之后从事经商也不顺利,他在经济上的需求越来越大。

“他光欠一家烟酒店就3万多元,一直都没有还上。”河南省郑州市国家安全局干警介绍。



工作生活上的种种不如意,导致张某心理渐渐失衡,思想的轨道也开始偏离。他通过网络关注西方国家的政治和选举制度,产生了通过“全民选举”,实现西式政治制度的想法。


“我遇到不顺心的事,就瞎想胡想,所以在自己心里边积郁,积郁到一定程度后,心里边发生一些质的变化,思想上产生了动摇。”张某萌生了“组党建国”的想法,想营造一个所谓的“理想社会”。


张某


2018年2月,张某认为自己年龄不小了,应该有所动作。

“我正式成为大总统!”


2018年4月底,张某向单位请假,以因私旅游的名义来到境外,准备在境外实施他的颠覆活动。

在境外落脚的酒店内,张某起草了他所谓的“建国纲领”和“建党纲领”,随后,在酒店房间内举行仪式,宣布成立“中国民主共和党”和“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并宣誓出任“大总统”,颁布“总统一号令”。


张某宣誓出任“大总统”

“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公告第一号”


“中国民主共和党宣言”


“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总统令第一号”


举行仪式的过程中,他还雇佣了在境外按摩店内结识的徐某为他全程摄录。

就任仪式结束后,张某将“宣誓照片”上传到10余个微信群扩散传播,企图扩大影响,告知全世界,圆自己的总统梦。


申请“政治避难”遭拒,他投靠间谍机关


完成就任仪式后,张某也深知触犯了法律,不敢返回境内,便以“回国将遭受中共迫害”为由,申请政治避难,但两次都遭到拒绝。

就在张某一筹莫展的时候,某境外间谍情报机关人员主动找到了他。他们告诉张某,可以为他“组党”、“建国”提供帮助和经费支持,但前提条件是,张某回到境内后必须为其搜集提供“红头文件”。



因为在单位受过国家安全教育,张某一听,就意识到对方窃取情报的意图,但他内心极度渴望别人的认可和支持,还是答应了这笔交易。

几天后,张某返回境内。回到原单位岗位后,张某发现周围的人并没有发现他的违法犯罪行为。他想,是时候继续自己“组党建国”的事业了。

“他租了一间办公室,作为‘党部’”


“他在郑州市区租了一间办公室,作为‘党部’。”张某还炮制出《中国的未来》等一大批反宣书稿和资料,随后又按照自己的“党员发展”计划,先后发展两名所谓“党员”。

为了与境外间谍机关保持勾连,张某还注册了几家空壳公司,以商贸合作为掩护,从境外筹集经费,用作拉拢收买党员,壮大队伍。

2019年4月,当张某准备再次派人出境,与间谍组织进行接头时,被国家安全机关抓获。

今年8月,河南省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张某因与境外间谍机关勾结,非法“组党结社”,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和间谍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


国家安全机关干警表示:“我国的间谍罪规定,只要犯罪嫌疑人接受了境外间谍组织的任务,那么即视为构成间谍罪,并不以是否向对方提供任务完成的结果而认定。”


来源:央政法委长安剑、光明网

责编:王子墨

编辑:邢妍妍 张永群

上一篇: 40年谜团揭开了!
下一篇: 下一个石原里美,是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