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EVEE


近期,201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再次在科研圈里引发了同行的关注,只是,这次的原因或许不太光彩。


近两周以来,塞门扎合著的发表时间为 2001 年到 2018 年的 32 篇论文(截至撰稿时)在 PubPeer 受到质疑,引发了广泛的讨论。这些文章作者中有同一单位的长期合作伙伴,也涉及中日韩等多国的合作团队。


图源:PubPeer


一些研究人员审阅了塞门扎的许多论文,并在 PubPeer 上指出了这些论文的疑点。


图源:For Better Science


同时,记者 Leonid Schneider 也在其博客 For Better Science 发文,认为虽然这些被质疑对论文可能存在不负责的学生或者合著者,但作为通讯作者,塞门扎负有最终责任。



声名卓著的诺奖得主


谈到格雷格塞门扎,201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公布仿佛还在昨天。


源:诺奖官


彼时,威廉凯林( William G. Kaelin, Jr.),彼得拉特克利夫( Peter J. Ratcliffe)以及格雷格塞门扎(Gregg L. Semenza)三位科学家,因为「在理解细胞感知和适应氧气变化机制中的突出贡献」获得了 2019 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诺奖官网


20 世纪 90 年代初,塞门扎发现转录增强因子 HIF 的表达会随着氧浓度的改变发生相应的改变,还可以控制 EPO 的表达水平;


图源:PNAS


随后,在 1995 年,塞门扎进一步证实了 HIF-1(缺氧诱导因子 - 1)通过红细胞和血管新生介导了机体在低氧条件下的适应性反应。


图源:PNAS


可以说,诺奖的军功章,塞门扎当之无愧。



诺奖大神身陷造假风波?


但另一方面,尽管获得了诺奖的垂青,HIF(缺氧诱导因子)的研究领域一直以来却充满了争议,以至于 PubPeer 上被质疑的文章居然接近了 300 篇,其中就有十分之一来自塞门扎的团队。


图源:PubPeer


细数这些被质疑的论文,时间跨度从 2001 年到 2018 年,论文发表的期刊包括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PNAS、Cell Metabolism、Oncogene、Oncotarget、Cancer Research、JCI 等著名期刊。


而被质疑的原因,主要还是集中在论文的图片,尤其是在 Western Blot 的图片上。


以这篇 2008 年发表在 Journal of Biological Chemistry 上的题为 Mitochondrial autophagy is an HIF-1-dependent adaptive metabolic response to hypoxia 的文章为例。


图源:PubPeer


质疑者指出,在这篇文章的 Fig. S6 中,存在笔刷擦除的痕迹。


图源:PubPeer


不仅如此,将图片放大后,右下角还出现了三个大小相同的纯白色圆点,大概率与人为修图有关。


图源:PubPeer


类似的,在图片 Fig. 3B 和 Fig. 8A 中也有修图的痕迹。


图源:PubPeer


据相关知情人士查证,该论文的第一作者目前在国内某高校任教授,并且曾获得杰青资助。


但截至目前,在 PubPeer 被质疑的论文大都没有得到作者的回应。



那些诺奖得主的论文翻车史


事实上,诺奖得主署名的论文被质疑,甚至撤稿并不是啥稀罕事,其原因主要分为两种,署名作者主观造假,或者团队出现了一些意外失误。


就作者主观造假,举个最近的例子,2020 年 1 月 2 日,2018 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加州理工学院教授 Frances H. Arnold 就撤掉了 2019 年 5 月份发表在 Science 的一篇论文,原因是原工作无法重复。


撤稿声明写道:「重做实验发现,这些酶不会以要求的活性和选择性进行催化反应。仔细检查了第一作者 Inha Cho 的实验记录,发现缺少同期条目和关键实验的原始数据」。


图源:Science


简而言之,就是一作学术造假了,但是当时 Arnold 没有核查清楚,但事后 Inha Cho 被开除了。


这样的情况此前也发生在本次被质疑的塞门扎身上,2011 年,塞门扎便因为一位作者操纵数据而撤稿了一篇论文。


图源:Biochem J


撤稿声明指出,末位作者森直树(Naoki Mori)对文章数据的不当展示负有全部责任。


图源:Biochem J


而这位作者不仅在本篇论文里做出了不当对举动,其发表的数十篇篇论文也因为图像重复使用被撤稿,甚至美国微生物学会(American Society for Microbiology)还禁止他在未来 10 年向学会旗下期刊投稿。


当然,除了主观造假,一些失误和错判,在科研过程中也无法避免。


2017 年,2009 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Jack Szostak 撤回了在 Nature Chemistry 杂志上发表的题为 Oligoarginine peptides slow strand annealing and assist non-enzymatic RNA replication 的研究论文。


图源:Nature Chemistry


撤稿声明中提到,后续的实验并不支持这一结果,并表示有可能是人为原因造成的,Jack Szostak 本人谈到:「回想起来,我们完全被信念所遮蔽,而没有按照原本应该的那样进行严格仔细的分析去解释实验结果」。


这样的情形则算是因为失误而产生了错误的结论,最终导致了撤稿。


类似的,1979 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Georg Wittig 曾在 1964 年「撤回」他和另一位化学家 1960 年合作发表在 Angewandte Chemie 上的一篇论文,原因还是不可重复。


图源:Angewandte Chemie


尽管新的证据表明当年 Wittig 团队的偶然发现极有可能是由无意间引入杂质造成的,甚至结论都是对的,并没有人去造假,但是撤稿已然无法翻案。



再被质疑,塞门扎将如何回应?


继续回到本次事件,尽管我们不知道大批文章被质疑造假是何种原因,但仔细翻阅上述论文,我们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现象。


诸多论文中,一个合著者 Daniele M. Gilkes 出现频率十分的高。


Gilkes 目前是 JHU 肿瘤学助理教授,在上述相关论文发表时她是塞门扎团队中的博士后研究员。


图源:JHU


具体而言,Daniele M. Gilkes 一共出现在 10 篇受到质疑的塞门扎合著论文中,占到了论文总数的三分之一。


图源:PubPeer


这样频繁的出镜率,不禁让我们猜测,是否可能存在不负责任的学生或合作者。


当然,这已经不是塞门扎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不管事件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们都期待塞门扎团队的回应。(策划:Ivan、gyouza)


点击图片链接可回顾去年诺奖成果


题图来源:youtube 视频截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生物学霸(ID:ShengWuXueBa )。生物学霸是丁香园旗下科研资讯平台,生医领域头部大号。最新科研资讯+满满科研干货,欢迎关注!


上一篇: 百万翠冠走秀惊艳了世界,却被抵制:美了千年,但也残忍到极致。
下一篇: 鲤鱼金融注册领取2500体验金,到期收益可提现